[Fate/ stay night][双弓]Requiem for a Dream 尾声&后记

期待出本!!!

未眠公馆:

既然是最后一章就把前面的部分都做个链接汇总吧。

Requiem for a Dream 18.

Requiem for a Dream 17.

Requiem for a Dream 16.

Requiem for a Dream 15.

Requiem for a Dream 14.

Requiem for a Dream 13.

Requiem for a Dream 12.

Requiem for a Dream 11.

Requiem for a Dream 10.

Requiem for a Dream 9.

Requiem for a Dream 8.

Requiem for a Dream 7.

Requiem for a Dream 6.

Requiem for a Dream 5.

Requiem for a Dream 4.

Requiem for a Dream 3

Requiem for a Dream 2.

Requiem for a Dream 1.



尾声

 

冬木市。远坂宅邸。

当远坂时臣走进会客室的时候,言峰璃正已经在那里站了有一段时间了。他手里托着茶杯,红茶正撒发着香气,见到主人进来,神父将茶杯放在桌上。

“别来无恙。”远坂家主向第八秘迹会的司祭致意。后者虽然较为年长,也欠身回礼。

“快要开始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他们口中所讨论的,自然是即将要在冬木进行的第四次圣杯战争。自从上一次的战争之后已经过去了六十年,圣杯已经准备好了,要再一次在这片充满灵脉的土地下醒来,等待被贪婪的魔术师追求。而时臣作为远坂家主,也是这篇土地的管理者,自然拥有义不容辞的责任。正因为这种责任感,才驱使了时臣与身为监督者的璃正合作。

第八秘迹会致力于回收和管理圣遗物。在璃正的帮助下,时臣能比其他人更快捷、更方便地获得有关那些神奇遗迹的第一手情报,而今天,璃正也是为此而来的。

“已经确定了。正是我们要找的‘那个’。”

“那真是太好了。胜利女神已经将她的一只脚踏我们这一方。”

“要送到日本还要等上一段时间,那边的手续也很复杂。”言峰璃正说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但上半身依然挺得笔直。他拿出几张照片,递给时臣。

照片很模糊,大约是拍摄者在运动中拍下的,经过处理之后,能看到图中被红色水笔标注出的部分,是一个磨损非常严重的木匣,在第二张照片上,木匣被掀开一半,看到了里面盛装的东西——蛇蜕的化石。

为了召唤出最强大的英灵英雄王吉尔加美修,无论用什么手段也要获取这份秘宝。

时臣仔细地观察那些照片。照片的空白处写满了英语、德语以及拉丁语做出的分析,各种语言都确认了这是真正的蛇蜕。

“我听说这件宝物原本是隶属于时计塔的仓库,五十年前失窃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知道它的下落,如今是怎么找到的?”

“很奇怪……跟我们的人接触的是个老人,他将蛇蜕交给教会,教会答应为他提供一个新的身份。原本一切都已经谈妥,但在最后几分钟里这个人突然发狂似的向交涉者发起攻击,然后趁乱将蛇蜕带走了。”璃正叹了一口气,他并不在现场,但是听说了详细的过程,“后来我们联系了时计塔,时计塔声称这已经是不是第一次了。似乎这个人每过几年就跟时计塔联系,说要把蛇蜕交回,但每一次都在最后反悔把蛇蜕抢走。”

时臣皱着眉发出疑惑的声音。

“这人是在愚弄魔术师协会吗?”

“不,据在场的人说,那个人不像是有预谋的,反而像是……突然发疯,仿佛中了某种魔术。”璃正停了几秒,轻咳一声,“不过,以后也不用担心了。汇报说这个人已经在最后一次与教会的交涉中抱着蛇蜕跳下塔楼,当场身亡了。时计塔那边安排好了,已经确定由第八秘迹会来接收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时臣放下照片,向后让自己的背靠在沙发背上,这个姿态让他看上去优雅,更重要的,让他看上去胜券在握。而如果那份圣遗物能顺利抵达冬木,他们确实胜券在握。

 

为了庆祝这一消息,时臣开了一瓶红酒。但坚持清净苦修的神父并不愿意品尝美酒,因此他们的谈话继续了一会儿之后,璃正就告辞了。

送客的时候,时臣看到了璃正的独生子言峰绮礼。这个年轻的神父已经在父亲的劝诱下答应了要在圣杯战争中协助他,这是令他赢得战争、获取圣杯的又一重保险。绮礼对父亲的话非常听从,想到这里,时臣低下头看了看跟自己赌气的女儿远坂凛,摸了摸她的头。

“凛,你身为远坂家的孩子,应该更优雅一些,不要和客人胡闹。”

刚刚还在和言峰绮礼拌嘴的凛看到父亲的表情,生气地瞪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神父,穿着拖鞋“嗒嗒嗒”地跑上楼去了。

时臣皱了皱眉,无奈地向绮礼说了一声抱歉,后者摇摇头表示并不在意。绮礼对于参加圣杯战争一事一直抱有疑惑,但时臣告诉他,一切都非常顺利,他们的计划毫无偏差。

“接下来只需等待即可,不用害怕,我等前方,绝无敌手。”

远坂时臣不由得露出了满意的微笑。

 

大西洋的某个小岛,卫宫切嗣站在了那片废墟前。

他们的船停在岛的另一侧,那里还有一点点码头的残骸,虽然现在只有一根快要朽完了的木桩。舞弥已经先一步对废墟进行了考察,汇报里对大量的尸体毫不隐瞒。那些人身上的线索标明他们是二战时期的德国士兵,但这个岛在二战之前就已经被弃置,在爱因斯贝伦的官方记录也没有承认过有重新使用过这个废弃工房,他们无法得知为何有为数众多的德国士兵死在这里。

切嗣看着手上的报告,那上面附上了上一次调查的照片,一些扭曲变形的尸体。尸体不像是常人的样子,肿大的关节、过长的骨骼和变色的腐肉都说明,这些人在死亡之前或是死亡之后被施以某种魔术,变成了某种非人类的东西。

这些魔术师总是制造麻烦。

被称为魔术师杀手的男人点燃嘴里的烟,深深地吸了一口,缓缓吐出,看着烟圈在空气里变淡。时间是上午,晨光还没有完全退去,映着幽暗的林间一条几乎被杂草掩埋的小路,切嗣正是从那条路穿过树林来到这里的。

半塌的房屋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。树林里也没有遇到常见的小动物。连地上的泥土都呈现出一种深深的紫色,近乎发黑。残留的气息说明这里曾经被某种魔术药剂腐蚀了,但爱因兹贝伦在魔术药剂方面并不精通,因此施术的人一定不是爱因兹贝伦的人。但非家族的人是怎么知道这个废弃工房的?这些普通士兵又怎么在这里的?

切嗣避开地上有颜色的泥土,向着地面上一个凹陷的洞口走去,从形状来看这不是天然形成的洞口,这里原本应该是个通往地下的门。他折断一支荧光棒,沿着楼梯往下走,很快就看到了地上又一具尸体。

那体型看上去是个孩子。旁边有一只已经变成干尸的猫。

他看了一小会儿,离开楼梯返回地面。

坍塌的大宅内部也遍布着尸体,一些还是人的样子,一些已经完全变成了其他生物。几十年过去,大部分尸体都已经干枯腐朽,地上的血迹也湮没在尘埃里。切嗣顺着楼梯一层一层察看,最后走到一个墙体损坏的房间门口。

里面像是一个魔术师的工房。有很多失去光泽的水晶碎片洒了一地,悬在半空中的铁链,地上胡乱的羊皮纸,以及房间里各种颜色的药剂的痕迹,都说明这里是一个药剂师的房间。魔术师中也有一些是精通药剂的人,切嗣以前遇到过那么几回,这种人很难对付,因为你不知道他的药剂涉及到多少方面,有时候他们连死了也能对自己的尸体用药。

但这里已经没有人了,一切都只剩下死寂。

 

切嗣在舞弥的联系之下来到了地下室。

这里是另一个魔术师的工房。地上有暗淡的血迹,墙角有一具干枯的尸体,他的身份并不难查询。舞弥把手里的资料对比了一下,得出了结论。

“没错,这就是当年袭击了数人、从爱因兹贝伦逃走的梅茨格·冯·爱因兹贝伦,被家族除名的叛徒。我检查过了,各种特征都能对得上。”

“看来他也没什么好下场。”切嗣漫不经心地回答,鞋尖拨动这地上的骸骨——那是一段手臂,即使已经干枯变形,还是能看出断口非常整齐。他移动目光,看向尸体上断臂,确实是齐齐整整的刀口。他又仔细看了看地上暗淡的血迹,虽然已经风化了很多,但还能看出一部分图案,那确实是一个用于英灵召唤的魔术。

这个叛徒藏在这个岛上召唤英灵啊……

但是追查梅茨格的死因也没有必要了,这个人被除名之后已经不再和爱因兹贝伦家族有什么联系,切嗣今天的任务也只是确认他的身份,以及找出这个人的研究成果——如果有的话。

相关的需要带走的材料由舞弥来处理了,将要带回爱因兹贝伦做进一步的调查。切嗣和舞弥一起又把整个废墟走了一圈,确认了没有什么其他的情况之后才离开。

 

在等待舞弥将一些梅茨格的书稿装上船的时候,切嗣又一次走到废墟前的空地来。

这片土地因为血和魔术改变了颜色,切嗣走上去的时候每一步都要避开那些痕迹,但他仍然坚持在那里站了一会儿,虽然他心里其实也说不上原因。

傍晚的夜风呼啸而过。

突然他被诡异的幻象笼罩,自己仿佛身在一片荒芜的战场,干裂的大地上枯竭的血河流过。头顶的天空里悬着巨大的齿轮,身边被无数插入土地的剑刃围绕,空气炽热仿佛在燃烧,四周只有风声流过,除此之外空无一人。

烟头从卫宫切嗣的嘴唇上落下。

 

舞弥的呼声让他从幻象中警醒。再看时已经一切如常。

他们在天黑之前离开了这个岛。切嗣想起幻象,摇了摇头,他确定他没有在任何地方有见过那样的场景。

宛如悲恸的战场。

 

此刻,距离引发冬木市大火的第四次圣杯战争,还有半年。

 

 

 

·fin

 

 


后记


写后记是我的习惯,然而要为这一篇写后记是个非常艰难的事情。

第一是因为太长,一方面我在之前也并没有写过到这个字数的文章,另一方面也没有能拖这么多年(土下座)。时隔两年重新开始填坑的时候,我一直在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想起当年最初的大纲。

第二是无话可说。双弓……严格来说在原作中交集不多,被戏称为生于时髦值又死于时髦值的CP。话虽然没有错,但还是想靠着妄想来满足自己的私自的脑补,啊啊我就是想看他们俩一起刷时髦值!!时髦值超棒!!

……所以被吐槽说“完全没有谈恋爱的机会”也只好躺平认栽,因为真的就没有啊……下一次写谈恋爱吧(握拳)。

第三是关于这篇文,想说的话太多,但一时之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我试图去讲一个像电影一样时间线很短,但影响很长的故事,尽量让它与原作相关但是有独立的剧情,尽量不太违背月世界的设定,因为我本身并不是设定控,如果中间有不符合原作历史的地方,请包涵,都是我的锅。

ps,最后一章忍不住玩了个cv梗大家get到了吗\(*´▽`)/

最后想说一下感谢的话,因为真的很抱歉拖了这么久。特别要感谢我的基友初号机,我曾经水了她很多次,终于这一次没有食言。感谢她这么多年还能等着我写完并且支持我。

感谢画手太太三年前答应给我画图并且等我至今(跪下)。

感谢某个QQ群的朋友们一直用打击我的方式来督促我。

感谢每一个看过这个故事的人,当然更感谢看到这里的你,爱你们,真诚地。

今后也请继续热爱两位时髦值爆表的弓兵吧。

下次再会!


PS,关于是否回出本的问题,理论上应该是会的……要看我这边的速度,有消息会在这里放出,或者到微博敲我问也可以。

评论(3)
热度(195)
©某帅一只!!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