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夜纯白 · 尾声(完结)

感谢译者为我们带来那么精彩的文章

午夜纯白:

第四十二章 尾声


 


走出帝丹高中大门,新一终于松了一口气。考试周的最后一天,终于结束了。过去几天只有考试、学习、睡觉,得见天光仿佛是很久以前了。突然结束反倒有点……不真实。


突然有人从门外抓住他转身,新一吃痛,“快斗!”


魔术师后退一步,仔细打量新一,就像多年不见一样,看看他除了学习好以外是不是吃好睡好。“所以你现在自由了?”


“说得好像我才从监狱里放出来。”新一撅嘴,理了理衣服,“但是没错,我现在自由了,很多空闲时间。”


“很好!那我们走吧!”快斗揽住新一往前加快脚步,新一不得不跑起来。


“我们要去哪儿?”


“度假。”快斗的语气十分理所当然,仿佛新一早就知道,“别担心,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。列车半小时后出发。”


“列车?”侦探后退一步,“但是我什么都没带。”


“我已经为你打包好了。”


“噢……呃,谢谢。不过你该早点告诉我。”


“都可以。好吧,是该提前告诉你。”


新一迷糊间觉得自己应该为快斗闯进自家房子感到生气,但是现在他并没有不快。好吧,毕竟是快斗。


X


车轮在轨道上飞奔,周围景色如五彩的水流一般滑过。新一舒适地靠在快斗肩上,听着火车有节奏的运行声打盹。过去几天考试的紧张感都已经消散,他只想闭上眼。


半睡半醒间,梦境和现实的界限变得模糊。一时在车上,没人尖叫没人遇害,快斗也安安分分的;一时又在考试前的黑羽宅,快斗决定把他正式介绍给妈妈。


 


“妈,这是我的侦探,工藤新一!你之前一定在报纸上见过他。新一,这是我妈妈,她做饭是世界第一棒的!”


他很喜欢快斗的妈妈,她很平静,爽朗而和蔼,做的饭真的超级好吃。新一之前就吃过她做的饭,所以知道。


她对他表示欢迎后,新一真是石头落地。他没有告诉快斗(也不需要告诉,快斗应该看得出来),与黑羽千影的见面他有多么紧张。他不知道对方对他有怎样的期待,他只知道自己老是被说不很擅长交际。园子一有机会就损他。主要是因为她老是抱怨,不懂为什么之前今崎事件期间基德大人大部分事件都跟他在一起,几乎都没跟她说过话。听说基德大人把新一揽在怀里救出来的?好吧,那是生死关头,但是还是生气!命运真不公平。但新一倒要瞒着她,真亏她不知道所有事情,要是她知道新一和那个小偷的真实关系,她可能想杀了他的心都有了。


他看到了黑羽盗一的全身照,然后被推进了一个满是警察和白马一直想要的证据的房间。快斗甚至收集了关于基德的所有报纸和新闻录像带,按照时间和地点排列。一些照片也许会把中森警官气得上天。但是,真正让新一惊讶的是居然有一辆车。一代怪盗穿着白衣,开着同样是白色的跑车……好吧,有点可怕,也有点好笑。说起来快斗有没有坐过这辆车出去兜风呢?但是快斗急着给他介绍各种东西,他便没问。


“他真的很像他的父亲。”千影笑了,看着他的儿子如此急切地展示他的收藏。


 


他还梦见快斗带着他走上看不见的楼梯,说要给他展示星星靠近看是什么样子,他说那里没有氧气,但是魔术师不过是发出笑声,保证他会带着氧气。


“噢,好吧,那就没问题了。”他平静下来。但是他没想过快斗要怎么做。


 


“新一,醒醒,快起来。”耳侧熟悉的声音响起来了。


他嘟囔了几句抱怨的话,不过还是直起身了。快斗说了些什么,但他的话传到侦探耳朵里就成立一串模糊不清的杂音。他打了个呵欠,眨眨眼想要看清眼前的东西。然后一个暖暖的东西被塞进他的双手,咖啡熟悉的香味钻进鼻子。他不需要完全清醒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。


之后是开心的咖啡时间,他放下咖啡,发出满足的叹息,然后抬头看向快斗。对方正在看着他,脸上是戏谑的表情。


“我最近没怎么睡好。”他辩解。


魔术师笑笑,“我知道,但是真的你即使睡饱了也总是那样。你应该小心点。”他想了想又补充,“你永远不知道迷糊的时候会发生什么,一不注意就被绑架了就太迟了。”


新一翻了个白眼,“被谁绑架?你吗?这么早跑进我家的人只有你。”


“我只是说而已,算了。你够清醒出门了吗?”


新一尽力压制尴尬的感觉,点头,快斗把他拉起来。这时他注意到右手背上黑色的线。他很奇怪,把手扯出来,看了一会儿。


“快斗,”他慢慢地说,“为什么我手上会有基德的画像。”


“是吗?”快斗凑上来看,不了解的人还真以为他是好奇,“哎呀,居然有这个!怎么出现的呢?”


新一毫无波动,“你真是没事干了。”


“那画在别的地方?”魔术师调笑,眨眨眼,新一仔细看了看那张相似的脸。


“放开我,我要去拿香皂和水。然后你可以告诉我到底去哪儿。”


X


最后快斗带他去泡温泉了。他们,或者说快斗,寄存了东西,然后决定先去吃点东西。小镇在温泉带中央,但是快斗特地找的这家温泉以有好风景的餐厅著名。卵石铺就的小路在花园里交错,游人在其中散步,享受花园的美丽和身边人的陪伴。


餐厅大部分是露天的,桌椅都在宽敞的院子里,十分明亮,空气清新。不过人也很多。


“那边好像有一张空桌子。”新一说,指着那边角落,挨着路的小圆桌。十分钟才找到这么个空位置,尽管现在还没到饭点。


“最好快点过去,抓紧了,新一。”


新一没时间回答,烟雾出现,,有力的手臂就环住他,一阵快速的动作,简直像飞一般,又像在旋转。新一不能描述出到底发生了什么。有点眩晕,重重地在空椅子上坐下。


“你为什么不能事先提醒一下呢?”新一抱怨,“我知道我说过很多次了。”


“每次我提醒你了那还有什么乐趣?再说,你惊讶的时候紧紧抓着我的方式很可爱。”


“我没紧紧抓着你。”侦探哼气,拿起菜单埋头。虽然之前没注意到,但的确是饿了。因为各种琐碎的事情,他现在很累了,在列车上打盹并没有缓解太多。菜单上的东西看起来都挺不错的。


“慢慢看。”快斗说,看着新一专注的脸轻笑。他的侦探很少会对吃的这么感兴趣,除了含有咖啡因的那个东西。“我去拿些喝的。”


这个点心是自助的,那边长长的柜台上有一排。他高兴地发现有五种不同牌子的热巧克力,先吃哪种呢?几分钟之后,他拿着两个马克杯回去,却被惊讶的吸气声打断了脚步。


“快斗?”


转身去看谁在叫他,然后就看到了坐在另外一张桌子上的女孩正抬头看着他,眼睛里满是惊讶。


“青子?”他同样惊讶地叫道,“你在这做什么?”


她眨眨眼,“我吗?探和我是跟我爸爸一起来的。这里最近对政府官员有特殊的促销,为了奖励东京警察对他们的帮助,他们给了许多的打折卷。那你呢?你在这儿做什么?”


“嗯,我在这儿度假。上大学前还有不少的自由时间。”


青子点点头,看着他手里的两个杯子,“你跟别人一起来的?”


快斗内心想了想要不要说实话。一方面青子是他不愿意对其撒谎的人,但是她是跟白马一起来的。虽然他们有些不同,白马和新一一直能够聊福尔摩斯聊得十分起劲。他俩遇到了总是聊这个。虽然快斗也能够理解他们高兴的原因,但毕竟他安排了这次旅行,希望能够和新一有一点双人时间。没有案子,没有犯人,没有可疑人物,甚至都没有絮絮叨叨的熟人。可是青子是中森警官的女儿,有一个侦探男友,并且在未来也计划当一名警察,她自然而然就会搜索这个地方,有没有其他的熟人,而新一那明显的发型会很容易暴露的。


“哦,那是工藤君吗?你们两个一起来的?”


好吧,没有隐藏的必要了,“没错,他今早刚刚考完。”


“哇,真的吗?那真是……努力。”


快斗耸肩,“是啊,毕竟不在的那段时间他缺了好多课。不过在我看来他还是很高兴,老师允许他补课补考,按时结业。”


青子想了想,然后摇头,“那倒说得通了……但是说真,他不是总是有案子要办吗?也难怪看起来那么累。”


快斗想,她只知道一半。在说服新一不要对每件遇到的案子都那么上心的路上,他才刚刚开始。这是一种非常微妙的平衡,快斗也承认,凶手应该关进监狱,只希望新一只管东京的事就好了。警察总是有用的,他们也相当聪明,只要给他们机会。


“那么你的爸爸和白马呢?” 换个话题。


“嗯,爸爸和他的同事去散步了。探喂完华生就到这里来找我。”


“他带着他的鸟儿?”


“是的,他说他想跟着来。” 青子嘻嘻笑,抬眼看着快斗,“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不敢相信?你不是也总是带着鸟吗?至少探并没有用鸟来捉弄别人。”


魔术师翻个白眼。“是的,是的,就这样吧,告诉白马安分一点,我们在还在这儿,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。”他要度过一个快乐时光,没人可以打扰!希望青子在这儿可以有用。


“别那么幼稚。” 青子反驳,“并且,这里每个人都是来放松的,别总觉得别人都很在意你,又起什么争执。”


“我不想起争执。”他还回去,“暴力是最没有艺术性的。好了,原谅我,饮料都快凉了。”


“之后再见吧!帮我跟工藤君打个招呼。”


“好的,再见。”


他离开,径自朝西走去,小心的路过几个玩耍的孩子,还有别人的腿。就快到的时候,突然发现另一个熟悉的身影,而这个人就没那么受他欢迎了,那人正坐在他的座位上!他不是应该在喂他的鸟吗?或者在找青子?


白马不禁坐在他的位置上,还穿着那可笑的福尔摩斯外套,快斗觉得那个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愚蠢了。那可不是什么值得夸赞的事,他很不屑。但重点是白马没有权利坐在他的椅子上!


砰地一声,又是几声惊叫。人们回过神来时寻找来处,去吃看到,粉色的老鹰畏缩在一边,一个同样粉色的少年从地上站起来。这个人,手上身上全都是粉色。一瞬间的沉默,然后他大叫了出来,“黑羽!”愤怒地看着那个现在坐在原本他坐的椅子上的那个人。


魔术师看着他无辜而惊讶的眨眨眼,“哦白马,都没看到你在这?衣服颜色不错嘛。晚上扶老奶奶过马路最有用了。”


白马张开嘴又闭上,然后转身离开了,嘴里还嘟囔着什么,不要让某个小偷激怒他的阴谋得逞。


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新一看着白马离开,有点生气。


“他偷走了我的椅子。” 小偷回答,好像这就是理由。偷盗大师决不允许别人从他这里偷东西。


“他只是打个招呼。”侦探觉得有必要说出这一点,即使他知道,这句话也没什么用,“他跟中森一家一起来的。”


快斗含糊的回应了一句,然后递给新一咖啡,转了话题。


X


回想一下,快斗不禁想知道第一个会面是不是一个预兆?接下来的度假时间他们都跟某些人遇到了一起。


他哄着新一跟他一起去泡温泉,“很养生!”却发现那里已经被警察们给占了,基德小组的一半人都在,还有目暮警官、白鸟警官,以及搜查一课的人。所以他们没能放松,整个晚上都在听目暮警官和中森警官的吵架。本来跟他们没有关系,但新一为木警官做过事,中森警官也把快斗看作半个儿子,因此两人都把他们拉进来这场争论当中,作为见证者。他们好不容易逃离,新一眼睛都快要闭上了,也不记得怎么回到的房间。


第二天他们吃早餐的时候遇到了兰和山田,然后被拉去参加园子和其他高中毕业生的聚会,大家一起打了乒乓球赛。


比赛到一半,一个男人突然大叫一声倒下了。


不,不是杀人事件,只是心脏病突发,自然的,不是人为。他们及时把这个人送到了医院救了回来。但是大半个下午就过去了,还是在侦探确定只是意外的情况下。


“好了新一,我们可不要错过烟火!”


“我们还有半小时。”新一喘着气说,他们沿着路往上爬,“不需要跑。”


“但是我们要找个好位置啊。”小偷不服。从之前事件开始他就不停看着手表,就像一只盯着老鼠的猫。最后决定边加快速度边拖上新一。


“我们不能,不能像上次那样自己做个观景台吗?”


“可以,但是那样我们就不能迟到特别定制的点心了。”


快斗很擅长在不同地方穿来穿去,在人群里也是。因为他敏锐的双眼和敏捷的步伐,两人成功抢到了露天区域最好的位置。大家都聚集到这里来看烟花。


然后新一就发现了坐在两个桌子远处的佐藤警官,和高木警官坐在一起。


他看了看周围,轻易就发现其他身着便服的警官们,特别是还带着嫉妒的眼神。


“新一?你在看什么?”


新一没说什么,直接指给快斗。几个警官站了起来,有两个从服务员那里拿了两杯果汁,其他人围了过去,然后同时朝高木和佐藤的桌子走去。


“他们要撞到了,果汁会洒的。”快斗说。


“好像是的。”新一说,“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们就不能让人家待着吗?都好多年了。”


“噢,人类总是会对命运挣扎。”


“你可以阻止他们。我觉得那两人可以拥有一个轻松时刻。”


好吧,新一可不经常同意他的伎俩,对象还是警察。


之后对快斗来说就是就是家常便饭的场景了。


拿着果汁的两人不知撞到了什么东西,突然就像弹弓一样飞了出去。两倍果汁也泼洒出来,倒在了其他毫无准备的人头上。第一个警官撞倒了一张桌子,上面的东西全部倾泻下来。桌子砸到了一个人的脚趾,他痛苦地大叫一声退后,椅子翻倒在另一张桌子上,多米诺效应。第二个警官摔在桌上,惯性让他又弹到另一张桌子,然后才撞到服务员停了下来。服务员惊叫,手上的托盘撞到了桌子边缘。整个餐区都陷入一片混乱。


快斗看到新一双手掩面,眨眨眼,“那……可真是出乎意料。”


如果要问的话,那个晚上只有四个人真正欣赏了烟花。


看完烟花他们打算散步,天气很好,空气清新,非常适合外出,这点没人反对。


“喂!工藤!黑羽!我都不知道你们也来了。”服部平次跑了过来,“你们跟东京的警官们一起来的吗?”


快斗扑克脸抽了抽。


真的,简直太荒唐了!所以不止是东京的人都来了是吧?大阪的也来?


X


“你不高兴,是吗?”新一说。他和快斗刚刚告别服部和和叶,坐在一个生意兴隆的餐厅里。这里人很多,就跟镇上其他餐厅一样,他们必须跟另外的人拼桌。而那几人暂时离开去跟老朋友打招呼。


快斗哼了一声,“我看看。我在这里,想着我们最后终于可以一起度过我们的时间,却总是不如愿,半个城市的人都来了!”


“你不能怪他们跟你选了同样的地方。”新一有点不祥预感,安慰他说,“那不公平。”


“至少我会觉得好受点。”


“没那么糟糕。这可能是大家最后一次聚在一起享受自由美好的日子。我们要上大学了。”侦探还是努力平复快斗的不悦,免得之后闹出什么麻烦,却又突然看到两个人走进餐厅。他愣了一下,蓝色的眼睛震惊。“呃,忘掉我说的吧。”


“什么?”快斗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望了一会儿才定位到那好像之前见过的人身上。在新一的家里有那两人的照片,并且他模糊间好像记得以前见过那位女士。


“那不是你的父母吗?”他很确定。


新一埋下头,呻吟一声,“是的。”他们在这里做什么?他都不知道他们回国了!


也许他可以在他们看到他之前悄悄躲到桌子下面,然后钻到后门去。肯定有一个后门,不过……太晚了。


新一正在寻找逃跑路线的时候,有希子已经发现了他。她突然兴奋起来,跟旁边的优作说了什么,然后两人就往这边过来了。一走近有希子就扑到新一身上。


“小新!好久不见了!快过来给妈咪抱抱!”


“妈。”新一挣扎,脸红了,“我又不是小孩子了”


他的抱怨那位前演员完全没有听进去,仍旧兴奋地挂住儿子。优作只是站在后面看着。


快斗看着家庭相聚的场面觉得有点有趣,也有点惊恐。当然,最后肯定是要见新一家长的。但是这……这不是他想象的“见家长”啊。他对工藤夫妇的态度和性格都不确定。一方面他当然想留下一个好印象,毕竟如果新一的父母失望的话就麻烦了;或者至少不要对新一不舒服,快斗是这么想的。另一方面,他仍然不能理解为什么工藤夫妇都住在国外,只留下儿子一个人,大多数父母都不会这么做。新一似乎并不希望父母出现,整件事又变得更加复杂,但还是……


他等着有希子放开新一的时候,优作拉开一张空椅子坐下,招来服务员要了壶茶。


“这里已经有人了。”快斗说,他的眼角可以瞥到原来占座的人,还在跟他们朋友聊天。


“等他们回来我们再走。”作家和蔼地说,“你想要喝茶吗?我看你们的壶好像已经凉了。”


“当然。”


热气腾腾的茶水倒进了魔术师快空的杯子里,水蒸气袅袅升上半空。快斗透过白雾看到工藤优作的目光,他们都在打量对方。


优作先开口了,“我想我们以前没见过吧。我是工藤优作。你是?”


“黑羽快斗。”他随意笑了笑,“住在江古田。”


“噢,所以你是黑羽盗一的儿子了,是这样吧。”


快斗眨眨眼,尽管他并不惊讶,反而觉得高兴。他不禁想父亲与他们相遇时在想什么呢。“您认识我的父亲?”他问,虽然已经知道了答案。


优作点头,表情变得低沉,“他是个好人,很伟大的魔术师。”


“最伟大的魔术师。”快斗更加低沉,他喝了一大口茶。


现在,有希子已经从儿子身上下来了,在另一张椅子里坐下。她冲着快斗笑,微微倾身,“快斗君!好久不见了!你怎么样?”


是时候展示他精练的社交技能了!他露出最迷人的微笑,开始了两人的交谈。不论这次有没有跟新一父母说清楚他们的关系,他都要尽力留下个好印象。了解得越多未来就越容易。


原来工藤夫妇时为了躲催稿而逃回日本的,编辑十分担心优作正在赶的几个截稿日期。从新一恼火的表情来看,这两人经常干这种事。他们在这里的原因是有希子说好久没有享受温泉了。他们计划之后就去新一住的地方。但是当然,他们现在还没有麻烦。


“这里似乎有好多熟面孔。”优作说。


“我想在上次事件之后大家都要放松一下吧。”新一说。他能理解,就像屏息很久之后终于能自由呼吸一样。


有希子的眼睛燃起兴趣。之前关于东京的这次事件已经传遍了日本,传到了海外,但是没人亲眼见过,不确定孰真孰假。


之后的晚餐事件都在给工藤夫妇讲述东京发生的事件(稍微加工了一下关于基德的细节)。当座位原本的主人回来之后,他们十分兴奋与两位名人共用餐桌。最后新一终于放松下来,就是一次十分正常的晚餐,就像把朋友介绍给父母那种。尽管他在中间受到的磨难上撒了点谎。他的父母有时有点神经质,不过父母都这样,他今天很幸运。真是最近遇到的为数不多的好事。


直到他们要离开,新一才感觉到一点迹象。


“能跟你单独说说话吗,新一?”优作问道。他们正穿过小镇,周围有些暖意,结果最后他们跟父母还是在一个旅馆。并且以他一贯的“运气”,正好是隔壁。


“我先去这里逛逛。”快斗一笑,走进了旁边的纪念品商店。


他一离开,有希子尖叫了出来,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在跟人约会?你应该跟妈妈说的!”


新一像兔子一样惊跳后退。这不是他之前期待的反应!“我——你——什么——”


“好了好了。”优作了然地说,“别装了。”


“我……真的没有时间——”


他又被母亲打断了,“我想知道全部!多久了?在哪儿认识的?什么时候他开始约你出去?你们亲过了吗?”


侦探脸涨得通红,“妈!”


“噢,还有,我要照片!”


新一脸又变白,“妈!”


从摆满彩绘灯笼的架子后往外望去,快斗看到新一的脸在通红和煞白之间转换。他从来没见过人的脸可以这么快变颜色。他可以读新一的唇语,不过只看得出来可怜的侦探很激动。他没时间?没时间做什么?工藤夫妇背对着他,真是太糟了。


X


“你的父母说了什么?”


新一看向一边,“呃……他们想知道——知道关于我们的事。”


快斗扭头看了眼工藤夫妇离开的方向。侦探听起来是尴尬而不是困扰,但是……“麻烦吗?”


“什么?哦,不,不是那样的。只是,他们就是那样子。”


“我知道了。”他们拐到通往房间的大厅,“所以……他们有说我什么吗?”


“还好,妈妈说‘他是盗一老师的儿子,我相信他可以照顾好我的小新’之类的话。”她还说了点别的,但是他现在不想满足快斗的自负心。有希子显然很中意这位魔术师,“但是真的,我都不懂她为什么认为我需要人照顾。”他有点不服气。他明明不是小孩子了。


快斗眨眨眼,咧嘴笑了,抓起新一的手腕,“但是她是对的!”


“哈?什么对的?”


“当然是我能照顾好小新啊!”


“别那样叫我。”新一抱怨,但还是羞红了脸。


X


“新一?”


新一快睡着了,“嗯?”


“我们两个都要开始大学生活了。”


“嗯……嗯?”


“我们基本得到你父母的认可了。”尽管之后还需要单独认真地谈一次。


“嗯……”


“所以我一直想跟你说,我在学校附近找到一所公寓。一室一厅,但是空间比较大,什么都有,还有一个阳台。”


“嗯……”


“我想知道,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住。”


沉默。


“新一?”


回答他的只有安静的呼吸。他的侦探好像真的睡着了。


快斗宠溺地笑了笑,手指拂过新一的额发,然后指尖沿着新一的脸庞往下,来到下颌,轻轻托住把侦探的脸转向他。他在对方额头上落下纯洁的一吻,然后下巴抵住新一的额头,闭上了眼。嘴角上扬,狡黠一笑。


“我当做你默认了。”


他的旅行计划本来……算了,说每次都遇到阻碍也有些过,但的确没有像他预计的那样进行。不过,他们今后的时光都要与对方一起过,那已经比任何旅行都要多得多了。


 


 


—終わり—


—全文完—




2017.2.2321:38


终于翻完了!噢耶!


全文20万零609字,真是一向没毅力的我做过跨度最长的一件事了,我好开心!非常感谢大家两年来的对我的支持和加油,《午夜纯白》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!从贴吧到LOFTER,很多人都给我留言和点赞,我都看到了,没有你们的支持我可能就真的偷偷坑了……


中间一度痛苦得想放弃,经常想自己是脑子打铁了吗?干嘛翻这个,弃了吧弃了吧,我还有那么多事要干。并且说实话,原作者的文风不算我的菜……当然,这也有爬墙的原因_(:зゝ∠)_自己这两年多爬了好多好多墙……


但还是觉得不甘心,自己总是难以完成一件需要坚持的事,如果总是放弃,就真的觉得自己没救了。所以到后来,这件事已经不仅仅出于爱好,还有责任。


不过快新还是喜欢的呀,看着他们还是觉得很高兴。这对的感觉很难捉摸,是非常自然却又火花不断的感觉,并且少年感十足,或者说就像两个小屁孩,少年的恋爱,有些青涩又有些老成,真是非常可爱,两个小天使!


故事最后又是见家长23333发生了这么多事,两人心意相通,双方家长也都认可了。怎么说,我很喜欢见家长这点,因为其他家长我不知道,但这两位的家长绝对是助攻啊!一切皆大欢喜!作者在青山风格的基础上增加了比较现实的一点其他感情冲突,这点挺好,因为一直觉得青山的轻喜剧不太适合虐恋,但是又好想看点狗血(…)的东西,有时就会喜欢看AU。不过AU看多了,还是觉得哎哎一切都比不过原著,甜甜甜不好吗?2333


关于今后会不会继续翻快新文,这个问题我只能说不一定,短期内应该没有,之后的话长篇可能性不大,中短篇倒有可能,因为之前有过一篇想翻的快新中篇,只动笔了一章在硬盘。反正对快新的爱在这里,就算没有鸡血,也有细水长流~


后面部分手癌比较严重,欢迎大家给我捉虫哈~


好了,这是真的说完了!


(づ ̄3 ̄)づ╭❤~爱你们!


 



评论
热度(191)
©某帅一只!! | Powered by LOFTER